梅影疏斜

做一只安静的熊猫

[授权翻译] Made for each other <1>

軌跡_azul:

Chapter1

First meeting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觉得无聊极了。当他母亲正在为她的玫瑰花儿浇水的时候,这个六岁的孩子也正待在花园里,无事可做。他一个人坐在那儿,用一根小树枝轻轻地敲着泥土边缘的石子路,多希望在这个无聊的周五午后能发生什么好玩的事儿。正因为距离再次开学还有两个星期,他想知道他并没有浪费时间。然而现在,他正在浪费他的时间。

他四岁的弟弟路德维希,正跌跌撞撞地尝试抓住一只蝴蝶。哦他不能和一个四岁的小鬼一起玩,同时他的朋友们也住的离这里很远——如果说是让他走去他们家的话。

正当他无聊得昏昏欲睡时,一辆巨大的汽车在隔壁的空房子前倒车的声音让他立即来了精神。他爬起来一路奔向通往前园的大门,发现那其实是一辆搬运货车。这说明有人要搬到他们隔壁来了,而基尔伯特很想知道到底是谁。

隔壁的那座房子非常大,有好多的房间和窗户,与基尔伯特周围所有邻居的房子都差不多。不过为什么他家和他家周围的房子要比其他人的大上好多,这经常让基尔伯特感到困惑。

他猜测着那些人会是谁,"可能又是一对儿老年人",他一边想着,只见一辆黑色的梅赛德斯停到那座屋子前。他看到的第一个人是个又高又瘦,有着棕色头发的男人,他看起来友好极了,虽然是从一段距离之外来看。

那个高高的男人走向车子的另一边,替一位女士拉开车门。有着金棕色的长卷发的女人微笑着下了车,并在那个男人的脸颊上轻轻落下一吻。

"呃呃〜好恶心"基尔伯特想着,他可是超级不喜欢大人们这么做的样子。男人和女人牵着对方的手,而男人又打开了后座的车门,一个小男孩儿从车里钻了出来。基尔伯特注意到了他。那男孩儿有着一头巧克力色的发丝和紫罗兰色的眼睛,他看起来和基尔伯特差不多大,但他要更加矮小一点。

"基尔伯特,你在做什么呢?"他听见了他母亲的声音,她穿过花园来到他跟前,怀里抱着路德维希。基尔伯特笑着,露出了他的小虎牙。

"看,妈妈,有人要住进隔壁的房子里了!"

基尔伯特的母亲是个高个儿,漂亮,善良,如果不提某些时候会变得挺烦人的,有着淡银灰色发色的女人。作为一个omega来说,她算是非常强壮的了,这也是在现代社会越来越普遍的一个特征。omega们已不再像他们从前那样软弱了。

她顺着儿子指着的方向看过去,看到了那棕发的一家。她微笑起来。贝什米特太太喜欢结识不认识的人,尤其是和那些带着喜欢她的小孩子的人们。不过她最愿意的,是结交一个没有被社会上的政治斗争所腐化的朋友。

"好吧,让我们去打个招呼",她愉快地说道,基尔伯特听到后立刻大幅度地把他的头从一边摇到另一边。她故意带着嘲讽的语气笑道,"噢〜基尔伯特,别告诉我你怕了?"

小男孩儿又摇了摇头,哼了一声,双臂叉着抱胸,"当然不是!本大爷可是最帅气的了!我们走。"

那一家人走了过来,在她越走越近的时候,贝什米特太太露出灿烂的微笑,那一家人也报以微笑,大家都在等待着躲在他父亲腿后边,害羞地看着地面的罗德里赫。

"Hello〜我是卡瑟琳•贝什米特,你们一定是新来的邻居",她欢快地打着招呼,一边调整着抱着怀里,刚在她的衬衫里发出小声呜咽抗议不舒服的,路德维希的姿势。

"对,我们就是!我是玛丽•埃德尔斯坦,这是我丈夫卡特,还有那是我们的儿子罗德里赫",她回答道,并提到了她的孩子。基尔伯特讥笑地看着那个小男孩儿,'这家伙是个彻头彻尾的胆小鬼。' 罗德里赫仍看着地下,只是迅速地瞥了基尔伯特几眼。

"能有带着小孩子的邻居真是太棒了!这是我的小儿子路德维希",她轻轻地把路德维希抱正,而小男孩儿把他的脸藏在母亲的臂弯里,"这是我的大儿子基尔伯特。"她提到了正盯着那棕发孩子看的银发男孩儿。

"儿子,在我和他的父母说话的时候,你不去和罗德里赫玩一会儿吗?"比起一个问题,它听起来更像是一道命令,而基尔伯特知道在他母亲温柔的声音背后藏着命令的严肃。于是他点了点头。

"想要来一起玩吗?"他嘟囔着,而罗德里赫也在被提到去与另一个男孩儿玩的时候不情愿地松开了他父亲的裤脚。基尔伯特带着棕发的男孩儿来到花园里他刚才他坐着的地方。他们在那边有些尴尬地坐了一分钟,但一分钟的沉默对于基尔伯特来说真的太长了。

"不管怎么说…你几岁了?还有为什么你一点儿声音都没有?"他有些嘲讽地说道。罗德里赫看向别处,仍然为待在另一个男孩儿旁边而感到不自在,他红着脸说道,

"我现在六岁了而且我不说话是因为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基尔伯特露出了他标志性的笑容,他站了起来,"好吧,既然我们要成为朋友并在一起待很长时间的话你就需要开口说话。"

罗德里赫抬头,惊讶地望着那个男孩儿,"你是说你要和我做朋友?真的吗?"他为能交到一个真正的朋友而露出了灿烂的微笑。罗德里赫常常因为害羞而不说话,所以在他之前的住的地方并没有什么朋友。而搬家,是罗德里赫的父母希望能让他放开一些的机会。

"是啊当然,谁不想成为我的朋友?本大爷是最帅气的,人人都想成为我这样。"基尔伯特自信满满地双手叉腰,这让罗德里赫弯起嘴角。

罗德里赫可爱地笑起来"你真的很蠢,但是我们可以成为朋友。"不过基尔伯特觉得他喜欢罗德里赫笑的样子。没有任何的提示,他抓着罗德里赫的手腕把他从地上拉起来。

"让我来给你展示一下本大爷帅气的城堡。"

基尔伯特和罗德里赫手拉着手跑进基尔伯特的家里,上楼,来到他凌乱不堪的房间里。在房间的角落有一只巨大的箱子,有一扇「门」横插在它前面。上面画着不敢恭维的类似砖头的线条,好像能让它看上去是石头做的。基尔伯特松开抓着对方的手,爬进那座「城堡」。

"不说出暗号的话就不能进入这里!"罗德里赫跪下来,身子稍往前倾,"那暗号是什么?"基尔伯特大笑着回答"是「基尔伯特最帅」!"罗德里赫又一次露出了可爱的笑容,"好吧,「基尔伯特最帅」。"说自己最帅的男孩儿让出空位,好让罗德里赫也能进到里面来。

"你不能把这里的事情告诉任何人,明白?"基尔伯特一向对秘密和承诺十分认真,"如果你说出去我们就不能做朋友了。"

罗德里赫紧张地吞咽了一下,"我保证我不会说。"基尔伯特点点头。微笑着的两人小手指钩在了一起,也加固了这个小小的承诺。

贝什米特一家和埃德尔斯坦一家很快就成为了朋友,而且他们还完全避免了现在这种情形之下十分常见的「家族竞争」。男孩儿们的父亲经常互相讨论现在的经济情况和各种运动,他们的母亲大多数时间会一起聊各种八卦,而男孩儿们正是这一切发生的起因。

罗德里赫的父母有一种很强烈的预感,罗德里赫将会是一个omega,就像基尔伯特的父母觉得基尔伯特将会成为一个alpha一样。他们经常讨论这个话题,而他们也清楚如果事实果真如此,那么总有一天男孩儿们将不再被允许像现在这样待在一块儿。

这是不妥当的,特别是在他们无法控制住他们生理情况的青春期。他们真的很怕必须要他们来分离这一段这么棒的友谊的那一天的到来。

对于男孩儿们来说,现在最要紧的是他们在开学前的两个星期中共同体验的种种冒险。在假期的最后一天,基尔伯特和罗德里赫正坐在「城堡」里玩玩具士兵的时候,罗德里赫突然开始掉眼泪。

基尔伯特吃惊地转过他朋友的脸"你怎么了?!还有这些士兵不是真的死掉了,这只是个游戏而已!"罗德里赫不停地摇着头,而另一个男孩儿一直紧紧捧着他的脸。

"不,不是因为这个,我们回,回去上学的时候,你就会和你那些朋,朋友出去玩,就会又留下我一个人…"

基尔伯特摇摇头,"不可能,像本大爷那么帅气的人才不会这样,我还会和你一起玩的。"罗德里赫抽了抽鼻子,"保,保证?"基尔伯特笑着露出他尖尖的牙齿,"我保证。"



在他们去上学的那一天,基尔伯特拉着害羞的罗德里赫的手走进教室,他们的老师,马歇尔小姐注意到了那两个男孩儿,她走了过去,"你好基尔伯特,还有这是谁?你愿意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她的嗓音友好而甜美,她就是你所能想到的,孩子们希望能有的老师,她不令人讨厌也没有坏脾气,同时她也很有耐心,甚至是在面对基尔伯特的时候。她简直就是一个负责培育的omega的教科书似的典范。

"我是罗德里赫。"罗德里赫害羞地回答,两只脚交替着蹭着鞋尖。

"欢迎你罗德里赫,你想要和基尔伯特坐在一起吗?"他点了点头,随后他们找了座位坐下。老师站到了教室的最前面,拍了拍手。罗德里赫一家是在夏天前最后的假期期间来到这里的,因此一个学期后他们就会迎来下一个假期,并升到上一个年级。

"欢迎回来,男孩儿女孩儿们,我希望你们度过了一个有教育意义的假期,今天我们迎来了一位新伙伴,罗德里赫加入了我们班级,大家一定要好好相处,去打个招呼吧。现在我们会有一段时间的自由活动,所以要努力去做出最好的选择哦〜"老师说完后便坐在了桌前,孩子们开始陆陆续续地分散到房间的各处。

而那两个男孩儿现在正坐在一个小桌子前,那一桌上还坐着基尔伯特的两个朋友。一个是从西班牙来的安东尼奥,他还是不会说英文,但因为某些原因可以听懂。还有一个是法国来的弗朗西斯,不过他能说一口流利的英文。

当男孩儿们聚在一起的时候,他们最喜欢的议论话题便是如何成为一个最强的alpha。当然,在一个孩子不满十岁之前一切都不能保证。到了这个年龄,年轻的男孩儿女孩儿们就会被辨别出来,并区分开送至与他们同一类性别的学校,与那些孩子们待在一起。这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注意力以及身体上的接触。

当然,这使得日后的求婚异常的复杂和正式,大多数时间是由父母亲自来为自己的孩子挑选伴侣。

他的朋友们很快就接纳了罗德里赫,一切很快就继续像以往一样进行着。基尔伯特和罗德里赫玩着玩具汽车。一切都看起来如此正常,直到他们注意到弗朗西斯正把一个叫菲里克斯的金发男孩儿和另一个叫托里斯的孩子拽到房间的角落里。

"你在做什么呢,弗兰尼?"基尔伯特好奇地问道。弗朗西斯弯起嘴角,把他金色的鬈发撩到耳后,"爸爸说是一个真正的男人的话就要有一个美丽的伴侣,所以我现在正在搜集omega来任我挑选哟〜"他说着,一边继续把那些孩子们拖向那个角落。

"你和这些美人们待在一块儿〜我还要去找更多人来哟〜"而那些小男孩儿们就坐在他们刚被放下的地方,紧紧握着对方的手。基尔伯特看着弗朗西斯尝试着把伊丽莎白,那个匈牙利来的假小子,还有乌克兰的卡佳以及比利时的贝拉也拖到那个小角落里。

弗朗西斯拍了拍手,"好了现在我就有了这么多漂亮的选择〜"基尔伯特走向他的朋友,疑惑地看着他,"可你并不知道他们是不是omega,弗兰尼。"

弗朗西斯咯咯地笑了"他们很漂亮,所以他们一定就是。还有你不认为罗德里赫也应该成为我的吗?他也美极了。"两个男孩儿看向正在开心地画画的罗德里赫,看来他完全没有意识到他们谈话的主题。

基尔伯特盯着罗德里赫,没错,他是很漂亮,至少是对于一个男孩儿来说。他巧克力色的软软的头发永远都不会变乱,或者有什么东西在里面,他闪耀着快乐的明亮的紫罗兰色眼睛和他的微笑足以让任何人的心融化。

"没门儿,弗兰尼,他永远都不会成为你的。"基尔伯特防御性地反驳道。

弗朗西斯大笑起来"hon hon hon〜所以如果他不是我的话那就是你的咯?"基尔伯特在胸前抄起手臂,撅起嘴巴,

"没错他当然是我的,回到你自己那边去吧。"基尔伯特满意地点点头。于是金发的男孩儿转过身去继续去完成他的任务。

"但是弗兰尼?"弗朗西斯闻声转过头去。

"什么?"

基尔伯特紧张地咳了一下,"一个omega是做什么的?"弗朗西斯抓抓后脑勺,看向一边。

"我不知道,但是爸爸说他们是你喜欢的那种漂亮的人。"

对于基尔伯特来说,这已经算是个足够像样的解释了,他坐到正可爱地对着自己笑着的罗德里赫身边,银发的男孩儿清了清嗓子"罗德里赫,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了。"而罗德里赫却被这句话搞糊涂了,他完全不清楚这意味着什么,不过尽管如此他还是接受了这件事,毕竟,他可以在这之后问问他的父母。

"你保证你永远只会是属于我的omega?"基尔伯特举起他的手,伸出了小指,罗德里赫点点头,钩住了他们的小手指。

埃德尔斯坦太太在同意与贝什米特太太拼车之后负责去学校接两个男孩儿回家,两个男孩儿一边大笑着一边钻进车里。这是因为他们在放学后走到大门口的时候,亚瑟和弗朗西斯没有任何理由地(而并不是因为他们不喜欢对方)开始扭打成一团,尽管他们是最要好的朋友。

虽然任何人都无法理解,但这看起来好像只在他们之间奏效,所以也没有人去插手。

等他们都系好了安全带,罗德里赫的母亲将车开出了停车场。"男孩儿们,在学校怎么样?你有交到很多朋友吗罗德里赫?"棕发的孩子在后座上灿烂地微笑起来,高兴地点着头。

"是的妈妈,亚瑟和我一起玩了茶会游戏,我画了一朵小花,还有基尔伯特让我做了他的另一半儿。"就在基尔伯特赞许地点头时,那棕发的女人差点因为方向盘打滑撞上迎面而来的车辆。

她忍不住大笑起来,当然男孩儿们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在回家的途中她笑了一路,当她钻出汽车的时候,完全搞不清楚状况的贝什米特太太迎接了她。

"玛丽?什么东西这么好笑?"她带着期待的笑容询问道。

"凯—凯瑟琳,哈—我们—我们的男—男孩儿们已经成了一对儿啦!"接着笑声又一次响了起来,而两个男孩儿依然不明所以地看着这一幕。

"深呼吸,玛丽,再来一次。"大笑声逐渐变成了咯咯的笑声,她深呼吸了一口后露齿而笑,

"很显然现在我们的男孩儿已经是一对儿了。"

贝什米特太太又忍不住发出一声大笑,紧接着是另一个女人的,很快她们笑作了一团。两个女人花了很长时间才好不容易再一次冷静下来。但基尔伯特快疯了,她们竟然觉得这一切只是个笑话!"嘿这是真的!还有我们会永远是一对儿的!"基尔伯特防御性的大叫着,罗德里赫只是点头,紧紧地抱着银发男孩儿的胳膊。

两个女人只是对视了一下,看着她们一脸无辜的小可爱们"男孩儿们,"埃德尔斯坦太太开口了"你们知道你们在说什么吗?"

他们都摇了摇头,而两位母亲也同时叹了口气,埃德尔斯坦太太曲起一只膝盖蹲下身来,"男孩儿们,你们想一下,当两个人,一个alpha和一个omega到了一定的年龄,他们成为配偶,而你们的配偶将在几年后由我们来替你们选择。配偶们互相亲吻并牵手,你们还远没到做这些的年龄呢。这是我们为什么笑的原因,这下你们明白了吗?"

男孩儿们安静地点点头,"我想告诉你件事情,基尔伯特。"埃德尔斯坦太太微笑着站起来并向后退了几步,双手搭在腰上。"你想要晚上留宿吗?我相信你和罗德里赫肯定有好多话想说呢。"埃德尔斯坦太太笑着说"凯瑟琳,如果你这边没问题的话,当然啦。"金发的母亲点了点头。

"没问题,我会在晚餐后送他过来。"

基尔伯特跟着他母亲走进家里,他径直上楼走向他弟弟的房间。每天放学后基尔伯特都会坐下来和路德维希说话,他很爱他的弟弟,也想让他能佩服自己。

当基尔伯特走进房间里,他看到他的父亲正在逗弄着开心地咯咯笑的小路德维希。基尔伯特的父亲,艾伯特•贝什米特,他一直都尽可能的多花点儿时间来陪伴他的家人,但是苦于他经营的工作他常常十分忙碌,那是一家很大的拥有许多小公司的总公司。

"Vati〜"基尔伯特兴奋地欢呼起来,他冲进房间里,他父亲则一把抱住他并把他举了起来"你有在学校度过很棒的一天吗?"基尔伯特弯起嘴角,勾住他父亲的肩膀,

"当然我和罗迪一起画画而且还成了一对儿但是妈妈笑了我们还说我们不能这样。"

基尔伯特的父亲花了一点时间来消化他儿子的话,他只是微笑着摇了摇头。"好吧基尔伯特,你现在可能无法理解这一点,但如果你想和罗德里赫在一块儿,我会同意的。"

基尔伯特兴奋地点着头"那太棒了!而且我们还会在晚餐后去那边留宿!"艾伯特轻声笑着,当然基尔伯特还没到能理解他说的话的意思的年龄,但总有一天他会知道的,而且到那时他会尽全力给予他的儿子支持。

"记得做个小绅士基尔,还有要照顾好他。"

他放下他的儿子,仍在一边轻笑着,"我会下去帮忙做晚餐,准备好后我会叫你下来。"年长的男人离开了房间,基尔伯特坐到了他弟弟身边,而他正笑眯眯地抬头看着他。

"基尔,玩积木吗?"路德维希正忙于把它们整齐地叠成一堆。

"好好听你最帅的哥哥本大爷的话路德!"基尔伯特开口道,他的声音带着一种命令的严肃认真,"当你有了一个你很喜欢的朋友以后你就要永远关心照顾他们,明白了吗?"路德维希把他的头歪向一边,基尔伯特不清楚发生了什么,而路德维希当然不会懂,他微笑着对他的哥哥点点头,"明白了,现在玩积木吗?"基尔伯特笑了"好的,我们来玩积木。"

晚餐后基尔伯特如约来到罗德里赫家。两人一刻也没耽搁,跑去罗德里赫的房间玩。不象基尔伯特的房间,罗德里赫的房间干净而整洁,他的床被正确地收拾好,而他的玩具要么是仔细地摆放着要么是放在了一边。

"我有了一辆新的玩具车,如果你想的话我们可以比赛。"罗德里赫走向他的玩具箱,拿出了一红一蓝两辆小车,他把红色的那辆递给了基尔伯特。他们开心地玩了一会儿小车,又开始玩士兵游戏,很快埃德尔斯坦太太便上楼来催促他们上床睡觉。

现在房间里一片漆黑,唯一的光源是小夜灯发出的微弱的光线。

"嘿罗迪?"基尔伯特小声说。

"怎么了基尔伯特?"罗德里赫回答道。

"你记得你麻麻说过一对儿之间要亲亲吗?"基尔伯特坐了起来。

"是啊?"罗德里赫也坐了起来。

"嗯我们应该试试看。"基尔伯特正经地说道。

罗德里赫微微地脸红了"好吧。"

基尔伯特向前倾并轻轻地压上罗德里赫的唇,他们都紧紧闭上眼睛,一小会儿后他们便分开了,基尔伯特基尔伯特斜斜地笑了,而罗德里赫则微笑着,"这很有趣!我想我们现在是真正的一对儿了!"

罗德里赫点点头,拉过基尔伯特的手并紧紧地握住它"好。"

又多聊了一会儿后,他们都渐渐沉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他们吃着薄煎饼并议论着学校里其他孩子的事儿。基尔伯特打算好了他们可以玩捉迷藏,基尔伯特数到十,罗德里赫藏了起来,可惜并不太成功。

他看到罗德里赫坐在钢琴房门口的地板上,看着他父亲熟练地弹着琴。银发的男孩儿坐到了他朋友的身边。"又是这样罗迪?如果你这么喜欢钢琴的话为什么不去学呢?"基尔伯特带着一点戏弄的口气说道,伸手勾住他的肩膀。

罗德里赫撅起嘴并抱起双臂"我不会弹钢琴,我根本不是这块料。"

基尔伯特大声地笑着他的朋友,他嘲弄地戳着他朋友的脸颊,"你试了才会知道,如果你和你爸爸说他一定会教你的,这样你就能弹得很好了。"罗德里赫叹了口气,他一直都是因为害怕而不敢问。他的父亲是一位著名的钢琴家,如果自己弹不好钢琴的话他肯定会对他的儿子感到失望的。

基尔伯特觉得这是个超棒的主意,太棒了以至于他决定要亲自上阵。"埃德尔斯坦先生罗德里赫想要弹钢琴!!!"他用尽他全部的力气大声叫道,这成功地让那个男人停下来并一头雾水看向两个男孩儿。

基尔伯特自豪地站着,觉得自己好像干了一件多么伟大的事儿。棕发的男孩儿却双手捂着脸。罗德里赫的父亲微笑着看着他的孩子"这是真的吗儿子?"罗德里赫什么都没说,暗示基尔伯特替他回答。

"当然了!他超爱钢琴的,但他就是怕自己弹不好。"

埃德尔斯坦先生对基尔伯特的自以为是只是轻轻一笑,"过来这里男孩儿们,我会让你们看是怎么弹的,哦我保证我不会气疯掉的。"

罗德里赫抬起了头,首先看了看正在赞许地点着头的基尔伯特,然后再是微笑着站在面前的父亲,他跟着他走到钢琴凳前坐下,基尔伯特跟在他们后面。先是罗德里赫试着弹了几个琴键,然后基尔伯特也尝试了一下。

年轻的棕发男孩儿马上就发现在他弹琴的时候要比以前更加爱钢琴了,而且很快他就学会了一连串的音符以及音阶,这让他的父亲大为惊讶,毕竟他还那么年幼。每次罗德里赫练琴的时候他都会想到基尔伯特,正是因为他自己才开始弹钢琴,他很感激能有他这样一个最好的朋友。

当罗德里赫和基尔伯特到了十岁,他们终于得知了他们的差别,而生活也变得更加复杂了。

罗德里赫坐在后院的一棵大树下,他离开家是为了能在与父母关于基尔伯特的谈话之后理一理头绪。他抱住他的膝盖抵在胸前,安静地流着眼泪,太阳就要下山了,天空被抹成了粉红和橘红相交的色彩,空气开始逐渐转冷了。

他甚至没有注意到他的朋友走近并坐在他身边。罗德里赫抬起眼睛看到了基尔伯特,他的脸上也能看到同样受伤的表情。他的脸颊上还挂着泪水,但他并没有在哭,他只是深深地皱了皱眉。

"我不敢相信他们竟然让我离开这里。"基尔伯特愤愤不平地嘟囔着,"我特么根本不在乎我是个alpha!我不想去别的学校,这不公平!"听到基尔伯特说出了他的心声,棕发的男孩儿难过地呜咽起来。基尔伯特咬着唇,努力把眼泪逼回去。

"妈妈说我应该要说—说再见了,因为我会在三天后去一间住宿制的学校,我要回去收拾东西了,在暑假之前我们都不能见面了"基尔伯特握紧拳头,他的手臂由于在忍着泪水而微微颤抖着。罗德里赫看着他的朋友,他懂他的朋友现在也和他一样的愤怒和悲伤。

棕发的男孩儿站了起来,拍了拍他的裤子,他向基尔伯特伸出一只手,那个alpha男孩儿疑惑地看着他,还是抓住他的手站了起来。罗德里赫揩去了他自己的眼泪,"我会想你的,但我们需要变得坚强起来,你一定要成为最棒的alpha,好吗?"罗德里赫对他的朋友露出一个微笑,而它很快得到了回应。

银发的男孩儿向他的朋友伸出双臂,紧紧地抱住他"我发誓罗迪,我会成为世界上最棒的alpha,还有不要忘记我们永远都是朋友。"

罗德里赫也紧紧回抱住基尔伯特并轻轻地回答,"永远。"

基尔伯特被送到了离他家不远的一间住宿制学校。由于弗朗西斯和安东尼奥也去了那边,这让他适应环境变得简单很多。罗德里赫与伊丽莎白和亚瑟一起去了一间为omega们和beta们开设的学校,他们在日后成为了他最亲密的朋友。

基尔伯特的确打算遵守他们的约定在暑假去看望罗德里赫,但是他碰到了一个出乎他意料之外的麻烦。罗德里赫每年夏天都会跟着他父母去旅行。由于他父亲是一位职业钢琴家,他需要到各个地方去演出,而罗德里赫想要一起去,因为这样他可以尽可能的多学一点。他们去了威尼斯,巴黎,柏林,还有好多地方。他们唯一能得知对方消息的机会就是自己父母与对方父母联系时简短的片刻。

随着基尔伯特在寄宿制学校度过了大部分时间,随着罗德里赫在周末和假期中到处周游并练习钢琴,直到八年后他们才终于再一次见到对方。

如果他们两个不是忙于他们自己的生活,他们会饱受比现在更甚的离别的痛苦。

当他们再一次相见的时候,他们早已不是孩子,而是已完全成熟的年轻人。

在某个午后的晚些时候,罗德里赫从一家当地的书店回家时发现他的母亲正在厨房与家里的厨师一起忙碌着。他母亲去帮忙做饭的次数可谓少之又少,她的重视说明今天他们会迎来几位客人。

由于罗德里赫现在已经到了十八岁,并且已经从学校毕业,因此他已能够与一个alpha结合。按通常的剧情来说他回家后会发现有人在他家里,向他求婚,然后他会与那个无论是谁的出现的人结合。一份有希望的优秀的追求者名单已经列好,而他的父母将会最终为他选择其中一个。

罗德里赫的母亲转过身来微笑地看着她的儿子,她手里正搅拌着一碗制作巧克力蛋糕的混合物"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儿子。"她愉悦地微笑起来。

罗德里赫翻了翻眼睛"是什么?又会有一个追求者来共进晚餐?"埃德尔斯坦太太打算忽略掉他酸溜溜的语气。

现在,罗德里赫已经接触到了社会政治,通常他还是挺喜欢上层社会的晚会与正式的礼节,但是被隔离开来让这一切变得麻烦。一天到晚被介绍给有可能的对象已经让他练就了一副毒舌,以及对那些无能的攀亲者的不耐烦。

"不是今天,儿子。贝什米特一家会来与我们共进晚餐,我们打算一起庆祝你和基尔伯特的毕业。"她觍着脸笑道。罗德里赫瞪着他的母亲,距离他上次与基尔伯特见面已经过去了多少时间,为什么他的母亲却表现得如此漫不经心?!他什么都没说,只是上楼并哐的一下关上他卧室的门。

他倚在门上,不知道到底是应该大笑,哭泣,或是尖叫。事实上,没有一天罗德里赫不是心心念念地想着基尔伯特的。一波波紧张感向罗德里赫袭来。距离晚餐前还有一个半小时留给罗德里赫来思考他应该穿什么衣服。


Chapter1 fin.

评论

热度(37)

  1. 梅影疏斜OSTLOCH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