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影疏斜

做一只安静的熊猫

维以不永伤

野性的思维:

1




叶修觉得自己不太常想起苏沐秋。真心的。他甚至连苏沐秋的很多事情都忘记了。人体记忆总有自我保护功能,太刻骨的东西反而淡化得最快,越是疼痛欲死到了记忆里就只剩下平平影子,像一枚沉在喷泉池底钱币,连闪光都暧昧不实。


所以他有时候翻出相册,看见苏沐秋面孔竟然觉得有一瞬的陌生——然后那些记忆才漫上来,却也是一团乱糟糟水藻,他拆不开,理不清,于是就合上相册,将它塞回抽屉看不见地方。




但是苏沐秋又哪儿都在。却邪里。沐雨橙风里。一张躺着一个1级账号的第一区卡里。他们昔年的计划,笑语,对于嘉世的憧憬,对于荣耀的热情。这些是苏沐秋的没错,但是也是叶修的。非要在每个层面上都拆出苏沐秋去是不可能的,叶修早认了,他觉得自己已经习惯不去想,不去说,不去解释;毕竟也没人问起昔年那些事,没人能叫他把藏了这么多年的东西抖一抖晾出来,摊成字句话语给别人看。


可是叶修居然从嘉世走了。


他在雪里走进街对面网吧,要一台机器坐下来,找到了工作,将他那张君莫笑的账号卡转到第十区。


他知道自己将要开始奋斗,和这一级账号一起重头再来。


他不知道自己必须一次又一次想起苏沐秋。




2




叶修最开始到苏沐秋那边一起做工作室生意时候,他们兄妹两人就是挤在一间半地下室里,没多余的床,客厅桌子上挨挨挤挤放了好几台电脑,配置好的练级,配置差的跑小号练生活技能。叶修第一次看到这么个景象,多少心里还是有点受到冲击,但苏沐秋立马拍胸脯说等挣了钱就换好地方,而以咱俩的技术还怕挣不着钱吗?


后来叶修才发现这话说得豪气,实际上等真有了钱他们还是用来配置新机器买点卡给苏沐橙交学费买书……换房子好像是最不着急的事情。晚上苏沐橙睡觉,他俩熬夜下本代练抢Boss,对着麦克说话声都小小的,生怕把一门之隔的明天还要早起上学的少女吵醒。但是有时候被人抢了Boss或者坑了东西,苏沐秋也憋不住骂娘,带一种叶修辨别不出乡音,然后又因为一时忘记压低声音再骂一声。


叶修从来没问为什么苏家兄妹这么小就独身在外,就像苏沐秋也从来没问为什么叶修一定要离家出走一样。他们那个年纪正是一脚踩在少年和成人的边界上,骄傲和不折不挠里面带着点玻璃制品般的透彻和脆弱,禁不起追根寻底的叩问,只能偶尔轻描淡写提上一句,好像总是没多大事,天塌不下来就行。


两人那支用来接洽业务的手机只有一次接到叶家老爹的电话,不知怎么找到电话号码的男人声音里照例冷冰冰不带一丝通融:


三天内不回来,我们就当没你这个儿子。


叶修什么也没说,对面电话挂了。


那时候苏沐秋坐在电脑后面,甚至没往他那边看一眼,道,你有家,你该回去。


——我家在这儿。


叶修想了半天,最后说。


这下苏沐秋坐在他那张破转椅上转了个圈,盯着叶修看得他直发毛,说:啥?


然后苏沐秋逮住他的头一阵胡噜,说:得,睡觉。




那时候他们没多余的床,只能挤在屋里那张一米二的单人床上一块儿睡。一开始两人总是互相踹,哪个踹醒了哪个都报复似地一脚踹回去,后来才慢慢习惯一人只分得六十公分事实,也能忍着对方的磨牙和呼噜声睡到西沉太阳透过那一小方窗口照进来,而此时往往便能听见苏沐橙背着书包一路踢踢踏踏踩着楼梯跑下来。叶修将被子蒙上头的时候就被苏沐秋一把拉下来:


嘿,起床吃饭,吃完饭开工。




3




打开君莫笑的储物箱的时候叶修的手很罕见地抖了一下,就像他几小时前交出一叶之秋的账号卡那样。他知道这种装备编辑器做出来的银武不会被转区影响,可是还有短暂一瞬,他担心那里会不会空无一物。


但千机伞在哪儿。不起眼的一把雨伞,银武,五级。


叶修看着它,移动鼠标将它放进君莫笑的手里。




“开始吧。”




他说,不知是对自己,还是对在某处的那个人说。




4




苏沐秋个子不高,长相也像他妹妹,看着和善好说话,实际上人却顽固得要命。苏沐橙偶尔一次说不想读书想跟哥哥一块儿工作,被苏沐秋整整训了一个小时。叶修边上听着也不好意思说什么,只能给他倒杯水,婉转地叫他消消火你看小橙都哭了。苏沐秋也就住嘴了,仍然脸黑黑的。苏沐橙一个人跑去里屋哭。苏沐秋不管碗筷,重新往电脑前一坐,偏偏打不了五分钟就得往那边看一下。


叶修说得啦你进去劝两句吧,训了这么久还不够吗?


苏沐秋却终究倔头,不肯进屋,直到三天后才特地给苏沐橙买了个新的文曲星算是退让一步,可也不肯对已经说出去的话再服一点儿软。


那时候做千机伞也是一样的。尽管一开始苏沐秋只是玩笑似地说,要练个散人。


叶修说你也知道,武器上限制太多了。


但苏沐秋说你别看这样,我已经初步有了想法,说着抄起身边超市送的长柄塑胶雨伞,给他讲解一番基本思路。


真能做到?叶修问。


——你等着看吧。


结果这一等就是小半年。苏沐秋一边练他的枪系账号一边慢慢磨各种材料组合。就算以苏沐秋对装备编辑器的精通程度,在千机伞上砸下去的大笔时间材料和失败次数还是到了令叶修都心惊的地步。直到某个深夜,苏沐秋忽然一拍桌子:成了。


说这话的时候他面上都在放光。叶修凑过去看千机伞在一个1级小号里做出了各种变形,不由得啧啧称奇。


苏沐秋舒口长气靠在他那把破转椅上:终于弄出来了,这东西。


叶修伸手帮他捏着肩颈,触手之处肌肉都僵硬得跟石头一样,他用些力,苏沐秋疼得直叫,手上还舍不得放下鼠标。


不在这一时半会儿。叶修教训他的时候觉得自己可有范儿了,——你都熬了几天了?快去睡觉。


嗯嗯嗯我就再欣赏一下。苏沐秋说,最后总算被叶修拉去睡觉。


那时候他们还都不知道第二天荣耀就要开放55级等级上限。而这柄千机伞要一直躺在储物箱里,等待很久,很久,才有下一个人将它放在君莫笑的掌中。




5




“我有个朋友,荣耀玩得特别好。”


他对着年轻的记者说着,叹了口气。


“后来,他死了。” 




6




那一天消息传来的时候叶修还在下副本。


是为了刷材料还是技能书已经记不得了。网吧楼上的包间里总沉着一种冰冷冷的味道,顶上一盏日光灯白惨惨,空调嗡嗡地送着风。然后陶轩突然推门进来,神情是叶修从来没见过的,之前没有,之后也没有。




去太平间的时候叶修坚决没让苏沐橙进去。陶轩倒是跟来,熟练地给看太平间的中年男人塞了烟。男人看见叶修也露出可惜神色,问:是你兄弟?


朋友,他想说,可是声音都似乎锈在喉咙底部发不出来。


对方理解地点点头,将白单子掀开让他看上一眼。


隔着生和死,那张面孔已经陌生了。叶修用力地看,但脑子里都是空的,什么也记不住。


后来陶轩就推他出来,自己回去交代一系列杂事。苏沐橙本来在走廊上等着,看见叶修出来就知道这事果然是并没有转圜,成了件冰冷事实,眼泪就再也忍不住。


他走过去,在无处不充斥着消毒水气味的冰冷走廊上将哭泣少女揽在怀里。苏沐橙的眼泪很快便打湿了他的肩头,而叶修却哭不出来。


只是这情景在医院里太过平常。没有人多望他们一眼。




办完葬礼后叶修就跟着嘉世赶去比赛。当时热热闹闹四五个联盟杯赛,为了赚钱战队得四处跑场子,有时候事先没弄清楚碰见草台班子的组织方,搞不好连路费都收不回本。他们一帮宅男被陶轩带着身背键盘鼠标赶赴祖国大地各处,听起来还有那么点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意思,实际上则是红眼班机连夜车、一帮人往往在候机大厅里歪七倒八睡成一片,险些被机场保安怀疑是什么可疑的流窜作案集团。还有一次吴雪峰单人赛没打好,下来才说是饿得手都没劲儿,众人赶紧七手八脚找了点儿饼干垫垫才赶上团队赛。


所有人都在奔命。没时候伤春悲秋。


所以叶修也就理所当然将大笔回忆封存起来,偶尔和苏沐橙打电话,也并不提过世青年。因为不知道如何去说,所以反而也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那样,随着日子推移,也就更沉淀下去,在记忆水底结成一层硬壳,翻不动,搅不起,去不掉。




——只是有时候在宿舍里单人床上醒来,才忽然发现没有另一个呼噜声的寂静,反而教人没办法入睡。




7




“其实这些都不重要。”苏沐橙说,“如果人还在,就太好了。”*




8




荣耀刚出了野图Boss时候大家争抢得很厉害。他跟苏沐秋那时候没有公会,只能捣乱,很难真的抢下来。最后苏沐秋主动出击,和霸气雄图公会谈生意,大意是你雇我们给你打Boss,出来稀有材料平分,其他一律不要。


工会会长几乎无语,说那我们有什么好处?


至少我们就不会来抢你们Boss了呀,所谓上兵伐谋,这你们是占便宜了。


最后总算将那边犹犹豫豫工会会长说动,苏沐秋隔着电脑屏幕对叶修比个V字。


叶修说你行啊,孙子兵法都懂。


玩战术的不背个孙子兵法好意思出来见人嘛? 苏沐秋很是得意,一边儿跟着公会的人移动一边儿对着叶修炫耀。他坐在对面电脑后面,叶修看不见他的脸,但想来他在笑着,于是也暗暗决定下次多背几句好跟苏沐秋炫耀一下,而且就得背那偏僻的不是人尽皆知的段落,什么上兵伐谋其徐如林三十六计走为上策都太俗。


直到后来他真的背了,却忘记当初为了什么下的这决心。




9




如果苏沐秋在会怎样?




叶修几乎从来不去设想这个问题。不可测的事情太多了。也许他们会在一起打荣耀,也许其中的某个会转会成为场上对手、像他和韩文清一样彼此做对头打个十年,又或者谁会先退役,离开这片战场去做全新的拼搏。


这一切都有可能。这一切都再正常不过。


但当他站在37连胜的赛台上的时候,他还是只想到了苏沐秋。


你看,我还是给你留下了一场的超越余地。


他想,就好像那个人还在这里,还在荣耀战场的某处一样。


——你等着吧!


而如果是那个人的话,一定会这样回答他。




10




那一天的暴雨来得太快。两人去三条街外网吧打擂台,居然都忘记出门的时候拿把伞,最后只好站在门口望雨兴叹——可是偏偏还得走,不走,赢来这点儿钱在身后输得眼睛都红了的两个人的虎视眈眈之下恐怕就保不住了。


于是他们索性一路往雨里冲。一开始还像模像样挡着头,后来都湿透了也就没得在意,反而带着种难以形容的酣畅淋漓,跑着跑着便忍不住笑起来。


苏沐秋说你笑个头啊,可是回头看他那副被雨打得透湿的鬼样子也情不自禁跟着笑起来。


真倒霉。他说,可是手还藏在兜里攥住几张粉红票子。


是啊,见鬼了。苏沐秋说,眼角眉梢一股子志得意满。


毕竟是他们赢了。




回了家之后两人就只能挤在一起洗澡。水永远都是那股温吞吞劲儿也不够热,更是不够浇着两个人,一半身子着了点热气另一半身子还是凉的。叶修头上还顶着泡沫就开始打起喷嚏来。


苏沐秋白他一眼说你不是这么脆弱吧。


叶修说你才跟小姑娘似的呢看你都没长二两肉——得得,给我冲冲。


浴室里也是挨挨挤挤到处都是杂物,两人费力地调换位置还差点碰翻边上水桶。苏沐秋瘦骨伶仃的背脊就好像刀子一样从叶修胸口上蹭过去。


叶修站在水里,眼睛还下意识盯着过去的少年,泡沫被冲下来才知道闭眼。


那一瞬间就像着魔一样。


后来果然还是离家出走的大少爷更禁不起折腾发了烧,晚上日常下本的时候动作有点迟缓。苏沐秋发觉不对,走过来用手探一下他前额:你发烧了。


是你手凉。叶修还嘴硬。


扯吧你就。苏沐秋二话不说将他耳机摘了,轰他回屋去睡,把两人被子都堆在他身上,又跑去厨房,弄了一大碗红糖姜水过来:快喝。


叶修喝了一口好悬没喷出来:你这是趁我病要我命?


苏沐秋说你懂得什么快喝了,驱寒的。


往常叶修或许还抗争一下但今天他自知别不过苏沐秋,就强忍着将那碗不知怎么弄出来的东西喝了,结果身上倒真热起来,见了点汗。苏沐秋给他压住被角,又说:有事叫我。顺手探了探他额头才出去。


——那只冰凉的手似乎还总停在他额头上。


叶修闭着眼睛,倒也迷迷瞪瞪睡过去,第二天果然就好了。




11




等到兴欣真的拿下总冠军了之后,所有人似乎都仍停在一种恍惚不实的情绪中,便连高兴也总有些不踏实似的。因为当年挑战赛的案底这次联盟特地派人盯着兴欣,就怕这支新战队再“太高兴了”又“没经验”就把新闻发布会忘记了——也不想想好歹都打了一个赛季战队早已习惯流程。




问题其实还是那几个。


之前的准备。有没有预料到这样的结果。当初说拿冠军是不是认真的。之后的打算。


前面的问题叶修照例兵来将挡,他十年的老选手就算参加新闻发布会只有一年,也足够应付记者。只是到了最后一个问题,他想了半天,说可能要考虑退役了。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握着兜里那张君莫笑的账号卡,用力得卡的边缘都印进掌心里。


但是拿不住的总是拿不住。


该放手的总是要放手。


叶修只是不知道,这一次,再交出君莫笑的账号卡的时候,他的手会不会像交出一叶之秋时候一样颤抖。




结果陈果还是没挺住,下了新闻发布会就哭了。唐柔抱着她说这是高兴的事儿啊,怎么啦。


陈果说就是太高兴了。


魏琛在边上抽烟抽得整个人都像要埋进烟里似的,然后忽然就振臂一呼说今天不醉不归!


方锐说哦哦哦难道老魏你不是一杯倒?


魏琛作势踢他说看我把你喝趴下了。想当年老夫……


叶修站在后面跟着笑。苏沐橙站在他边上,也笑,笑得眼泪都流出来。




庆功宴上领教过叶修一杯倒神迹的众人很有默契地将矛头转向了能喝的魏琛和看似能喝的方锐,然后发现点心大大果然不愧犯罪组合之名,作为现役选手还比孙哲平多撑了两杯。陈果这时候也擦了眼泪跟着大家High起来,整个包下来饭店大堂里一阵一阵欢呼,跟要把房顶掀了似的。叶修直觉想溜被苏沐橙唐柔一左一右看住了,说肯定到最后少不了你的。


最后终于老魏舌头也直了,田七月中眠等人才舍得放过他,端着杯子过来,说叶神我们集体敬你一杯。


叶修说这是一定要我横着回去啊?


大家跟着笑,说这不是高兴嘛。


叶修举手做个投降姿势,说来吧来吧。




然后果不其然地一杯倒了。




12




梦里便好像还在新闻发布会上似的。他照例坐在中间,前面一个“兴欣战队队长”的牌子,等着四面八方投来的问题。


然后就听见一个声音问:


你用君莫笑打下三十七连胜,是不是为了苏沐秋?


这问题突兀至极又古怪至极,可梦里什么都是平顺的,他甚至丝毫没抗拒就答:


并不完全是为了苏沐秋,毕竟叶修和苏沐秋是两个全然无关个体,这么多年,你看我不是也一个人过来了吗?


但又怎么不是为了他?


我想叫荣耀记住他的名字。至少记住君莫笑,记住这个承载了他未完成梦想的账号,记住再没有一个人能做到的,这样的事。




——结果到头来,这么多年,我还是没能忘记。




叶修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天还黑着,他正在上林苑自己卧室里,对床老魏早睡得鼾声如雷,偶尔跑过一两句听不懂的模糊梦话。他鬼使神差爬起来,走到训练室里,坐在墙边一把椅子上。


大概五六点的样子。天光暗蓝地透过半拉着的窗帘映进来,没有一个人。他下意识地伸手摸烟,找不着,却听见清晰的键盘和鼠标敲击声音。


就像是对面电脑后面正坐着个人。


他听着,不知为什么没探头去看,一任那声音清晰地、连绵不绝地传过来,像不断涌上海浪一般慢慢没过了他。他坐在那儿,又昏昏欲睡起来,只有某个部分还极清醒地听着那个声音。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说不上是高兴,也说不上是难过。他半睡半醒地坐着,等着,只觉得心里平静得很,像是早该如此,本就如此,一切从开头到最后没什么变故,都平平顺顺、安安好好、万事大吉。


然后才有一只冰凉的手,在他额上贴了一贴。




13




他想他是做了梦。


梦里苏沐秋还是十七岁模样,叼着烟,熟练地敲一根出来给他,然后将他扯近了,两个人凑着一根火柴将烟点着了。他看着对方,觉得像是陌生,又像是熟稔,毕竟也是十年不见。烟雾升起来模糊去对方眼角眉梢,他伸过手想要拂开,举到一半想起这是无用功。


而苏沐秋还是笑笑地看着他,开口说:


老叶啊,……




叶修睁开眼睛,觉得四肢发软,太阳说不出的晃眼,一扭头额上凉毛巾掉下来。床边上陈果正坐着,赶紧按住他:“老大的人了这么不小心,发烧了都不知道。”


“啊?”


“半夜烧得老高,我们差点叫救护车,不过凌晨时候又莫名其妙降下去。”陈果叹口气,“一把年纪了,以后再别熬夜了。”


叶修还觉得有点晕乎乎的。他闭上眼,试图想起梦里苏沐秋说过的话,但是却捞个空,什么也记不住。


“——我去给你弄点东西,你吃了垫垫胃,然后吃药。”


陈果又试试他温度,说完就走了。


叶修躺在那儿,最后还是觉得太阳晃眼得不得了,举手挡住眼睛,同时觉得云里雾里和清醒万分。


直到有个声音,极切近又极遥远地在他耳边滑过,像是梦境的最后回响:




再见。




然后他就觉得,手背下面有点湿。可是,心里又很轻很轻,轻得像能在这炽热阳光里浮起来一样。


他无声地开合嘴唇,说:




再见。混帐。




Ende.





评论

热度(188)

  1. 白桃覆盆子3Kei.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推荐存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