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影疏斜

做一只安静的熊猫

女孩像你

金鱼姬:

大家好我是今晚突然想变成文手【结果写出了一篇干巴巴没有高潮没有起承转合没有情节起伏的文】的金鱼


CP是伞修←橙, 沐橙很大一个单箭头,请千万千万慎入


充满了私心的一篇文,再重复一遍充满了私心,所以很有可能会OOC得厉害,再次慎入


最后看在一个晚上就想要变成文手结果变不成的还花了半小时改错别字【。】的份上…………看完求轻拍?


-----------------------------------------------------------------------------


女孩像你


 


    1.


苏沐橙刚遇到叶修的时候,她正专心地思考着今晚吃什么这个严肃的问题。她看着自家哥哥笑盈盈地把身后的人领回家,那人还毫不在意地说着哎哟你就是沐橙啊你好你好今后要一起住了,那小少爷一样的打扮和顶着黑眼圈的颓废气场形成的强烈反差,让苏沐橙不由得当场愣住,片刻之后才苦恼起今晚的米不够三个人的饭这种更加严肃的问题。


那时的她还只是个扎着双马尾的小丫头片子,背着有小鸭子图案的双肩包,每次放学晚了都要哥哥接送回家,喜欢看那一长一短的两个影子被偏斜的夕阳映得长长的。


那时的她还在手忙脚乱地学着做饭,有时会做出自己也难以下咽的失败品,却总能被两个哥哥消灭干净。


那时的她还会在日记本里写下长大后要嫁给哥哥这种话,可是后来那本日记连带着少女一些不为人知的心事都被一起锁在了柜子的某个角落。


那时的她从来不用考虑自己的感情,也不用琢磨着拿捏笑容的分度。她什么都不用想也不必想,只知道跟着前面的人就好。


 


那时的苏沐橙总是跟在两个哥哥身后,跌跌撞撞,亦步亦趋。


可是哪怕再贫穷,再辛苦,她也从来不会觉得难受。


 


即使是很长很长时间以后,那还是苏沐橙会用一生去怀念的时光。


 


2.


所以说喜欢这种感情到底算什么呢?叶修漫不经心地揉了揉眼睛。


要说从来没有喜欢过谁那绝对是骗人的。心脏的人那颗涂黑了的心最起码自己知道,只是对于叶修这样一个唯荣耀女神否则终生不娶的人来说,要说喜欢这份感情也太过矫情了。十年前他倒也有遇到过一个可以说是适合的人,暧昧过,挣扎过,犹豫过,胆怯过,最后倒没像某些悲剧里一样一辈子都没有说出口的机会,反而择日不如撞日似地接了吻做了爱,谈了感情谈了梦想,最后把自己的青春连带着那个人的生命一起打包送给了荣耀。再然后呢,这份说不出来的感情和那个人的名字一起,刻在了内心深处,一笔一划刻得还挺深,流了血结了痂,现在倒也不疼了,就是偶尔想起的时候,还会隐隐约约地泛起痒。


 


要说的话,大概就是最美好的都给提前经历了,所以现在也不再去强求什么了。


 


于是叶修理所当然地无视了黄少天用最大号字体的“烧烧烧烧烧烧烧烧烧烧烧烧叶修你个不要脸的你说苏妹子怎么这么死心塌地地跟着你光棍节还不忘秀恩爱妈蛋妈蛋妈蛋妈蛋妈蛋”的刷屏,然后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不远处正追着电视剧的苏沐橙。


像是察觉到了对方的视线,苏沐橙扭头望向叶修,看了一眼对方【我躺着都中枪啊】的表情和电脑桌面上还不安分抖动着的QQ窗口,便一下子什么都明白似的笑了。


那是她平常都不怎么会用的笑,也算是特地拿捏过的。正因为如此,刻刻诛心。


 


不好,叶修心想,急急忙忙地撇开了视线。


 


就和之前说的一样,那是某个光棍节的晚上。也许是受节日气氛影响怀念起了什么,也许是晚上房间里的光线实在不是很好,又或许是苏沐橙那好像什么都明了的笑容实在是像极了那个谁谁谁,即使叶修匆忙地避开了视线,本来再怎么铁打的心还是不由得软了下去。


 


啧啧,怎么光棍节连带着沐橙心也脏了起来。


叶修这样想着,果不其然地看到苏沐橙一个小时前发的微博。那天晚上兴欣一桌人闲的蛋疼地开了个浪费公款的单身派对,而在微博附带的照片里面,镜头对着的正好就是自己。


要说是意外吧,还真是太巧。


 


3.


“我说你啊,和叶修到底算什么关系?”


好友的质疑永远是那么一阵见血。即使很多事打哈哈就可以糊弄过去的苏沐橙,也在看到楚云秀弹出来的这条消息的时候不由得苦笑了一下。


“能有什么关系?顶多就是小时候就认识的人外加好多年的搭档呗。”


“……你认真的?”


“不然呢?你们难道真以为像八卦说的那样是男女朋友?别逗了,先别说他,连我都不敢有这个心。”


话题聊着聊着就变向成了最近看了啥电视剧。苏沐橙一边和好友讨论着这个男主长得不错演技不行一边暂停了放到一半的播放表,然后快速地瞥了一眼身旁的叶修。他的键盘哒哒响个不停,表情认真似乎战得正酣。整个晚上他基本都是以这幅姿态度过的,除了刚刚对着她的笑容出神的那一秒。


自己今晚可能喝得太多了,她想,所以才会连最基本的表情都控制不好。


她揉了揉脸,不再去看他。


 


4.


其实喜欢真是件很奇怪的事。


就像叶修说不出来自己究竟是怎么喜欢上苏沐秋的。


就像苏沐橙说不出来自己究竟是何时抱有那种感情的。


只是有了就是有了,存在即为合理也只好接受。于是叶修发现自己有时候看着苏沐秋做银武时认真地侧脸会微微出神,于是苏沐橙发现自己好像不是那么想要嫁给哥哥了。


所以看似什么都不知道的苏沐秋大大你压力大吗?


 


5.


记得有一次,苏沐秋和叶修去网吧打黑赛,最后毫无疑问是赢了,却在回家中途被对手叫来的一群人截在小巷里。两个战斗力都为0.5鹅的宅男,哪怕一个从小混社会一个小时候有被逼着去学过跆拳道,还是避免不了落败的命运。


结果就是顺理成章被打得落花流水仓皇而逃,等两人回到家,身上一片青一片紫的还开了好几个血口子,把苏沐橙吓得都要哭了出来。


苏沐秋因为要护着叶修,伤得比叶修重了一些,胳膊上那大口子看得苏沐橙直揪心。她跌跌撞撞地跑去拿家里备着的医药箱,然后像是已经做了很多回了一样,细心地帮哥哥消毒,上药,包扎,手势熟练,低着眼紧抿着唇的表情让叶修也看得心慌。


他不禁开始想象起也许已经发生了好多次的场景:女孩低着头一言不发地给哥哥上药,而哥哥好像一点也不疼一样地微笑着,伸出手揉了揉女孩的头发,想要逗女孩开心。


明明是那么温暖的场面,却把人的心直揪得疼。


 


“我和妹妹一起过日子,可能会有点苦,但一定会好起来的”。


他突然想起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苏沐秋把他从网吧领回来时说出的话。从小养尊处优的大少爷后来还有暗自埋怨过,这哪是有点苦?可你看看,习惯了不照样还是活得好好的。


 


然后他看到包扎完毕的苏沐秋又一次揉乱了妹妹的头发,侧过脸看着叶修,眼底里是满满的笑意,好像一切现实与挣扎都了然于心,又好像那些不公啊痛苦啊就从来不存在于那个人身上似的。


    “好了,我去外面找找看钱包,运气好的话没准真能找到,你给你叶哥上下药吧。”


 


“没事,一定会好起来的。”


那样云淡风轻的一句话,不知道到底是说给谁听的。


 


苏沐秋抓了件外套就出了门,留下苏沐橙与叶修大眼瞪小眼了好一会才挪到他身边来。叶修都能看到她发红的眼角和挂在睫毛上的泪珠。她的牙齿还紧紧地咬着嘴唇,说话的时候隐约可以看到下唇被咬破了口子。


“……手伸出来,给你上药。”


女孩的声音还有点沙哑,叶修能听出她拼命抑制住的哭腔。


他乖乖地伸出了手,然后也学着苏沐秋的样子,用另一只手摸了摸她的头,紧接着便得到了“你干嘛啊不用你管……”的回应。声音说到最后越来越小,消失在女孩隐忍的抽噎声中。


那时离家不久的大少爷还没点什么语言天赋,便只能继续顺着苏沐橙的毛,然后有一搭没一搭地开着一点都不好笑的玩笑。


“没事啦,你哥说会好起来就会好起来的,虽然他也不怎么靠谱。”


“你别看你哥装的那副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没准自己跑到外面一个人鬼哭狼嚎去了呢。”


“真的没事,下回叶哥帮你打回去,就算多挨几下揍也一定要打得他们跪下求饶双手奉上钱包。”


 


就连叶修自己都没想到这些蹩脚的玩笑话真起到了作用。苏沐橙好不容易止住了哭泣,肩膀还一抽一抽地在抖动,抬起头来对着他,脸上还挂着好几道泪痕。


“……疼吗?”


 


“……不,不疼。”


然后苏沐橙不小心多用了点力。


“哎哟你轻点啊我的小姑奶奶。”


 


苏沐橙还真的笑了起来。因为刚哭过,脸颊还红扑扑的,眼睛弯成月牙形,开心得像每一个被逗笑的孩子。


“骗人!”她说。


    “你和哥哥一样,都是大骗子。可是你比他还不会骗人!”


 


然后不知怎么的,叶修突然万分地想念起苏沐秋来。


    他想苏沐秋和苏沐橙不愧是兄妹,这样一看的话,眉宇间倒还都是挺像的。


如果他也能这样笑或者这样哭就好了,叶修想。


 


那只是三个人紧紧依靠在一起的一千多个晚上中最普通的一个晚上。那晚什么也没有开始也什么都没结束,谁都都猜不透也不敢去猜测谁的心思,只是像其他普通的晚上一样,越来越多的感情被装在心里,满满的几乎要溢了出去。


 


6.


其实苏沐橙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很狡猾的人。


有那么一份感情,她藏了十多年,说不透那到底是什么,也不敢去说破那到底是什么。


 


她总是很庆幸自己和哥哥长得很像,却又在内心的某个角落捂住耳朵拒绝着这个事实。


是啊,自己和相片中永远的少年是多么的相像。因此她才能无忧无虑地度过少时时光,从小就被这个时间最美好的情感所环绕,也因此她才能遇到叶修,成为他在很多事上的独一无二,并且直到现在都留在他的身边。


但也因此,他们谁都无法在物是人非之后拍拍衣服,然后过上遗忘掉那个人的幸福美满没有遗憾的人生。


只是待在这个人的身边就好,她这样一遍一遍地对自己说着。


却又在同时,奢望着某些名为求不得的东西。


 


多么纠结,多么渺小,多么悲哀。


却也是这个世界上,最矛盾,最极致,最纯粹的感情。


 


苏沐橙无法挣脱,不敢改变,只能让自己越陷越深,然后像自暴自弃一般地赌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放下。


 


就像有些时候,她会突然像那个人一样温暖地笑着,平常她都刻意地回避了这样的笑容,可这时她实在挣扎不了了,只能这么做,然后和预料中一样地看到眼前的人那么一瞬间的失神。接着那个人会露出看不透的笑容,摸摸苏沐橙的头,温柔地说着:“怎么了?想要啥和叶哥说。”


他只会在这个时候自称叶哥,那像是回到过去般的语气和笑容刺得苏沐橙心一阵一阵的痛。


可她又能责怪谁呢?只能换上自己平常的笑,像普通女孩子一样地在这个人面前撒个娇,然后接着回去继续纠结继续挣扎,等到撑不下去时再来这么一出。


你看,你看,就是这么的狡猾。


 


小的时候她什么都不懂,有一个疼爱自己的哥哥和喜欢的人便自以为拥有了天和地。实际那时的她的确是拥有了,只是不知道珍贵的事物也是特别容易失去的。


那时的她牢牢地跟着在她前面走着的那两个人,也只要跟着就足够了,那时候再苦的日子回忆起来都是甜的。


长大了倒也渐渐地都懂了起来,明白了自己身边的人的目光曾经在那个人身上停留了多久,也接受了自己的感情是不会有结果的这个事实。


只是现在的她再回想起来,又是怎样地羡慕过去的自己,多么轻松,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做,甚至连所谓的平衡都不用小心翼翼地去维持,便能理所当然地跟在身后。


 


只是过去是永远都回不去的了。


这件事她懂,叶修更懂。


两个人把所有的悲伤与痛苦都埋在心底,转头一想这有什么关系天塌了也有别人撑着,于是表面上又像什么伤都没受过一样光鲜亮丽,兀自地在自己认定的那条路上走下去,那拼狠的劲,好像是要把谁谁谁的份给一起加上似的。


 


叶修其实一定也是知道的,所以苏沐橙才能自以为一个人地把平衡维持得这么好。


那个人其实是个在某些方面出乎意料的温柔的人。


你看,说着说着又想到了他好的地方。


也许就算时间把一切磨平,就算自己最终安定下来到了一个地方,有些东西不会放下的就注定是放不下了吧。


苏沐橙又是自暴自弃地想着。


 


7.


一定要说的话,他和他之间心照不宣又微妙的平衡是在那个晚上打破的。


那个晚上他们刚打赢了一场还算是正式的小比赛,赢了不少的钱,苏沐橙的毕业班补习费总算有了着落。而荣耀联盟的企划又搞得风生水起,那边陶轩已经联系了过来,就差改天去签个字了。


总结来说,就是一切艰难险阻都已过去,而未来正如同曾经在被窝里睡不着觉的少年们谈论的一般光明闪亮。


于是三人也难得的吃上了一桌好的,荤素鱼鲜俱全,苏沐秋还买了几瓶啤酒堆在了自己的座位旁,顺手给一旁的叶修和苏沐橙倒上了果汁。


“沐橙就不说了,叶修你个一杯倒还是别自不量力了免得到时候我还要把你抬上床。”


“啧啧啧说得苏沐秋你酒量就多好了似的唉唉唉别停给自己的杯子满上让哥看看今天是谁扛谁?!”


“唉哥哥你少喝点啊明天还要早起呢!”


 


到最后倒也是谁都没有真的在劝谁,高兴嘛,有啥不好。三人各自撒开肚子欢脱地吃喝了起来。


等夜已经深到月光照进出租屋的窗子时,叶修反倒清醒了起来。他知道自己酒量不好,再加上当时可不是现在有一群人轮着灌酒,自己斟酌着抿了几口,等感到手臂上一沉,醉意也消了大半。


顺着手臂上的重量看过去,苏沐橙不知什么时候贴了过来,正沉沉地睡着。毕竟还是个小孩子,陪着这两人撒泼到这么晚也难为她了。


叶修笑了笑,思量着要不把她抱到里屋去睡吧,对面那个人的身影突然动了动。


 


“——叶修”


他听到了那个人不同于以往的,有点低哑的声音。


 


“沐橙真的挺喜欢你的。”


 


他抬头,看到苏沐秋拿着空酒瓶对自己笑着,双颊微微发红,怕是醉了。


他的身后便是洒了一地的月光。


 


8.


“我说你们啊……悠着点喝行不行哥还要给你们收尸呢。”


“得!我们大发慈悲放你个一杯倒一马你还这样!!别别别别说了老叶干了这一辈黄河酒……酒……九曲黄河十八弯啊个弯~”


“哎哟看不出废物点心你还很有文化嘛……喂厕所在那边去那边吐去!”


“我靠老魏你也老大不小了要点矜持好吗!别喝醉了就跳脱衣舞啊这是公众场合聚淫啊你注意点!靠包子你别没脑子地跟着他一起跳!!!”


“哎哟罗辑今天也喝了啊……一帆来来来就你还清醒快把这几个还有莫凡都打包了带走!”


“老板娘!注意点影响老板娘!!!这说出去我们冠军队的脸还往哪放?来来小唐把老板娘架走……哦对了钱包留下哥今天一个子儿都没带呢……”


兴欣,第十赛季,冠军。


聚餐,喝酒,职业选手战五鹅,醉倒扑街。


这大概就是对现在这个酒店大包厢一锅粥的场面最好的总结。


于是因为之前震惊全场的一杯倒事件而奇迹般地被所有人放过的叶修成为了最后留下来收拾这幅乱摊子的人。


此时的他倒也没什么时间庆祝冠军怀古伤今了,光是折腾几个闹酒疯的人就忙得够呛。


 


“我说你们这些人啊,有点组织性纪律性行动性好不好啊?!唉那边那个——”


还不如一杯倒给个痛快呢,他想,说到一半的话语却突然止住了。


肩膀上突然多了一个重量。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接近的,苏沐橙就这么突然地靠在了叶修身上。她的脸轻轻侧着抵在叶修的肩膀上,刘海和乱发把眼睛盖住,看不清表情。


“……沐橙?”


“…………”


“沐橙你也喝醉了?不是吧你不是挺能喝的……来我扶你去沙发上休息——”


 


“叶修。”


女孩忽然抬起头来,发型凌乱,眼角湿润,微红的双颊显然已是醉了。


    


这毫无疑问是一个无意识状态下放出来的大招。


叶修当场愣在原地,便是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9.


“其实该怎么说呢……沐橙以前挺怕生的。”


“以前在孤儿院的时候,那里的男生老欺负她,估计是看她漂亮,所以笨得只能想出这种办法来吸引她注意力吧。”


“结果呢,嘿嘿,都被哥揍了个半死,哥好歹可是孤儿院一霸。”


 


真是醉得可以,叶修想。竟然连以前遮羞布一样的事都拿出来说了,还张口闭口孤儿院,喝醉了就一点都不在意了啊。


可是自己在意呢,不管是之前苏沐橙熟练的包扎动作也好,还是现在信口拈来孤儿院打架也好,苏沐秋你说你怎么这么多事呢,一件一件说出来,反而只有叶修自己一个人在意的要死,还要莫名地替以前的苏沐秋感到心疼。


 


“说好的孤儿院一霸呢?结果现在打架的时候就只知道撒腿跑了啊。”


“呵呵,哥这不是不和他们计较嘛……行了行了别岔话题!!刚说到哪儿了来着……哦对,孤儿院啊,孤儿院可不是好地方,小时候老是想着要从那里逃出来……”


“可逃出来了一看,得,日子也没好过多少,该出去被人看不起还是要出去,反正都是来卖的嘛,哪里不一样……”


“不过现在可不一样了啊……”


苏沐秋低下头,做了一个停顿,肩膀一抖一抖的,像是忍耐着什么又像是酝酿着什么,双手握拳手指用力得像要嵌进去一样,原先手中的那个空瓶子早被他扔地上去了。


又过了半晌,他才抬起头来,声音轻得几乎听不见。


 


“所以我觉得……现在能这样实在是太好了。”


 


他的眼角发红,说着这句话的时候连声音都是抖着的。


可偏偏脸上还是平常那种笑,全部都了然于心,无论怎样都没有关系,似乎只要他这个人在,一切就真的都会好起来的。


 


那一刻,叶修感受到这些时间以来被压抑着的东西都不受控制地涌了上来。他想起之前某个晚上他希望苏沐秋也能痛快地笑或者痛快地哭,现在他还是没有看到,可是这一切都没有关系了。


和那个时候他想念苏沐秋一样,现在的他也在想念着苏沐秋,哪怕他就在眼前,就在这张桌子的对面,还是不够,他知道,他还能做的还有很多。


比如说现在就起身,走到苏沐秋身边跟他说苏沐秋你个大男人怂不怂啊别偷偷抹眼泪我看到你眼睛都红了然后一把抱住他。管它什么之前的纠结啊暧昧啊谁玩谁啊看谁先怂说出口啊,这种东西根本都不够看。


 


可是还没等叶修起身——当然他也没法离开,苏沐橙还睡着呢,苏沐秋就已经比他还快地起身走了过来,速度快得看上去根本就不像是醉糊涂了的人。


然后这边这个还没反应过来呢,苏沐秋已经半蹲下来,唇瓣盖住唇瓣,带着酒气的属于苏沐秋的味道就这样扩散开来。


 


10.


“怎……怎么了沐橙?”


平常随口就能开嘲讽的人这次拼了命也只能挤出那么几个字来。他迫切地希望能像忍者一样遁地逃走,或者吃了记流氓的抛沙也好,毕竟这样就不会看到那个像极了某人的眼神,也不会在这个自己不打算伤悲春秋的晚上被拉进回忆里。


苏沐橙却还是保持着那个姿势看着叶修,被酒精朦胧的双眼里有着太多的东西,闪闪发亮,重要到让叶修不忍侧过视线,只能等女孩说下去。


 


“叶修你……知道吗?”


 


“我啊…………我对你……”


 


说着说着苏沐橙还笑了起来,又是那种明了一切的笑容,看得叶修直心慌。


可笑容到了一半,却突然变了个感觉。


女孩叹了口气,像是终于下了什么决定,又像是被积攒了太久的勇气终于用尽了的感觉,皱着眉头苦笑起来,就是不接着说下去。


她就这么直愣愣地盯着叶修,似乎是要把这辈子的份都用上,要把这个人看穿一样,最后再次叹了口气,这次是真的小到几乎让人察觉不到的叹气声,然后女孩便一股脑扑进叶修怀里,别说说话,连抬头看一眼都不愿了。


叶修没有办法,只能就近找了个沙发坐了下来,带着像是要黏在他身上的苏沐橙一起。


他还是不敢去看苏沐橙,刚刚那一眼太要命了,他现在还像是被人一连串连招打得仍旧在空中飘似的。他知道苏沐橙是无意的,她喝得太醉,只是回忆一旦被唤醒,便在这个相似的夜晚一路奔腾再也停不下来了。


 


“……叶修。”苏沐橙似乎给自己找到了一个舒服的位置,便枕着叶修的肩一动不动了,只是声音还断断续续地传来,一句一句也没什么实际意义,只是单纯地重复着这个名字罢了。


叶修被一发一发的僵直弹打得没有办法,右手抬起又放下,抬起又放下,犹豫了好久,还是像平常对付苏沐橙撒娇一样,摸了摸女孩的头。


“叶修你啊……”老掉牙的摸头招数仿佛特别受女孩子喜欢,苏沐橙眯起了眼睛,声音越来越小。


 


“叶修你啊……”


“……你可千万……”


“千万……”


“…………别忘掉啊……”


 


直到平稳的呼吸声响起。


 


11.


“我说你啊,就没什么话想说吗?”


带着酒味的吻浅尝辄止,双唇只是细微触碰摩挲了一下便快速分开。


倒是苏沐秋,一分开便扔出这样一句话来。双颊和眼角的浅红竟已褪去些许,反倒是叶修这边的神色不自然起来。


 


废话,当然有话想说了,叶修想。


比如说苏沐秋你个怂逼,平时装无辜装得很云淡风轻嘛,怎么这会儿就敢来了。只敢借着酒力吐露心声前面还那么长一段铺垫结束了也不忘来一句,就这么不自信自己会得到回应吗,呵,就是一怂逼。


不过纵使心里面翻江倒海叶修大大也保持着哥就是什么都不想说你怎么着了。等苏沐秋等得不耐烦了就要说“你特么倒是给个回应啊”的时候,才用空闲的右手一把揽过那个人的脖子。


额头撞上额头,距离近得都能感受到互相的鼻息。


目光相对,两个人都微微一滞。


刚刚都没发现,太近了,叶修想。


都能看到苏沐秋被月光染成银色的睫毛。


 


 


 


“我倒是要问你你就没什么想说的吗?这么没诚意的告白,哥可不接受啊。”


 


“……嘿,早说嘛,下回补上。”


 


 


苏沐秋一回过神来,之前那什么忐忑啊紧张啊的情绪一下子就不见了。他再一次把双唇贴合过去。


 


 


他们在月光下接吻,出租屋角落扬起的灰尘,脚下地砖不规则的纹路,一切一切,都是最美好的见证。


 


那时的他们还只是十七八岁天不怕地不怕的少年。


天下太大,人心太窄,装下了一个人便满满当当,哪还有别的位置。


 


所以他们也曾天真地以为,只要在一起,便能走到世界的尽头。


 


12.


    “唉……你说这兄妹两人,怎么都这幅德行?”


 


显然庆功宴已经进入了最后阶段,醉倒的没醉倒的都走了七七八八,留下了满地狼藉,不过叶修也没心思整理就是了。


他深深陷进沙发,手指在口袋里的烟盒边上蹭了蹭,还是没把烟拿出来。


毕竟苏沐橙还靠着她,深深浅浅的呼吸暗示着一夜好梦。


 


“一个话说到一半就不说了自顾自睡起觉来……虽然不说出来也好,不然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可是另一个呢,索性连话都没说。”


“说好的下回补上呢,说话算话啊……”


 


他抬起头,将剩下的那三个字哽在喉咙里。


他不是伤感的人,从来不是,所以也没必要将那个人的名字念出来反复咀嚼。


 


 


“你说我这辈子怎么就败在你手上了呢?”


 


 


话音落下,四处无声。



评论

热度(25)

  1. 梅影疏斜金鱼姬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