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影疏斜

做一只安静的熊猫

[全职/双鬼]双鬼ABO小段子(12.10更新)

嘤嘤嘤这样倔强的吴女士真是太棒啦!!!

百樓:


没头没尾,只是个小段子。


發表會結束!!可以來寫無料和補腦洞啦^q^/
啊...真想寫狙擊手周隊和談判專家江副的特種警察趴囉....萌....^q^
但還是先來一下誘人的吳女士吧



※ABO设定请注意

----------

「阿策?」李轩抬手叩门,扬声道。晨练开始已经快两个小时,虚空的副队长却始终都没现身在训练室里,他这才来看看情况。

本来嘛,找人这种小事交代给队里随便一个新人办就好,但李轩想到吴羽策脾气,要是真发生什麽状况,他绝对不会想让队里新人看见的,於是李轩乾脆在完成了个人训练後亲自过来。

李轩试着转了门把,没想到还真让他打开了。一踏进房里,空气中满布的诱人气息就排山倒海朝他涌了过来。李轩忍不住一愣,眨了眨眼边适应房内的昏暗,最後在床的一角发现了自家的搭档兼好友。

吴羽策环着自己屈起的脚,将瘦削身躯缩成小小的一团,十指紧紧扣在前腕上像是忍耐着什麽。配合上空气中浓烈的信息素,李轩顿时明白了对方为什麽没能出现在训练室中。

--吴羽策是Omega,虽然平常会使用抑制剂控制发情期,但显然他现在处在抑制剂也压不下的强烈发情状态中。像自家副队这样没被标记的Omega如果不希望随便找对象发泄,通常都会准备一些玩具什麽的来应对这种状况。不过吴羽策的脾气众所皆知--这可是新人就宁敢被冷冻也要和俱乐部杠上的主。

因此吴羽策对强烈发情期的唯一对策,只有一个字--忍。压下所有可以让自己轻松点却违反自己意愿的行为,正面强扛本能的反噬,这就是虚空副队长的个性。李轩的视线没放过吴羽策的一举一动,看着青年的腿不安地相互摩擦着,但是没过多久那双骨节明显却纤细的手指就狠掐住了膝盖,强制压下躁动的本能反应。

李轩下意识想离开房间,好能摆脱被Omega影响的危险性,空气中浓烈的香气在煽动他身为Alpha的本能--即便李轩是体质偏向Beta的Alpha,他对这方面的感应还是比Beta敏锐的多--但他的脚却像生了根似地钉在了原地。

吴羽策不会希望自己看到他这样子。应该说,他绝不会容许自己在任何认识的人面前露出这样的丑态。所以光凭他竟然没锁好门阻止外人闯入,就足以解释吴羽策现在的精神状况有多麽不稳定。

李轩太了解这名既是搭档也算半个敌人的後辈,为了顾及对方的自尊,他现在应该做的是在吴羽策察觉自己的存在前,退出房间,然後假装什麽都没看见。

青年白皙的手指不停变换着方式互绞,试图用痛觉转移掉注意力,这种压抑自己的模样,李轩曾在吴羽策身上看过太多次--在被俱乐部雪藏起来的那段期间,青年每场比赛都顽固地坐在选手区第一排,好似他被排进了先发阵容般。只要见到场上选手表现不到水准时,青年便会轻轻收紧搭在臂上的手指,似乎很有些意见。只是赛後检讨中,吴羽策却从来都没吭过一句话。


虽然是建立在队友失误上,但观点若是够优秀,即使是被冷藏新人的意见俱乐部也会重视。说得不好听点,这也是一种出风头的方式。至少以吴羽策当时的处境来说,一年後要是没有任何表现,可能就会面临被解约的命运,既然再糟也不会比那时更差,奋力一搏搞不好还有得到一两次代替先发阵容上场的机会也说不定。

--但吴羽策却没有选择那麽做。
那时李轩就察觉到了,在所有高层眼中都十分任性的这名新人,并不是眼高於顶丶希望所有人都捧着自己的自我中心主义者,他只是坚守一切自己认为正确的事,而不愿放弃鬼剑士,也不过因为那是吴羽策无法让步的底线之一。




至於踩队友痛处让自己被高层看见这等事--显然在吴羽策的价值观中,即便职业生涯从此中断,也不屑为之。

多笨拙又固执的人啊。
只要吴羽策愿意稍稍掩饰头上那小小的犄角,就能瞒骗过许多人,让他自己过得更顺遂,但他却总是坚持把一切摊在阳光下,然後在最难走的路上撞得自己头破血流。看着后辈这称不上可爱却令人佩服的模样,让李轩後来决定偷偷提携对方一把。

在吴羽策以双鬼搭档身份被提拔为副队长後,对战术指挥也不是没有自己的想法。只是虚空的正副队长都算得上硬脾气,于是除了有把握意见比李轩更好的情况外,吴羽策并不常在指挥中出声,以降低正副队长冲突的可能性。李轩知道对方并不觉得委屈,所以也就装作不知情地接受了吴羽策的让步。


恐怕在吴羽策内心的规则中,自己主动先退一步,也还算是掌握了主导权。不论乍看下吃了多少亏,只要底线和条件都还握在自己手中,那便不算输--这就是虚空副队的想法。而因体质缘故无法自已的追逐快感,无疑就是吴羽策所不能接受的事之一,所以他使用抑制剂,并故意一次次无视自己体质的先天需求。青年那顽强抵抗被命运支配的苦闷样,让李轩心中涌起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这人何必总是这样,为了一些原则跟自己过不去?李轩念头方落,不知不觉,自己已经站在吴羽策的床前。

「……阿策。」李轩轻轻唤了一声,见到青年的身子一震,飞快抬首後眼中充满了错愕。李轩见他狐疑地望向门口,忙不迭补充说明道:「我敲门後发现门没锁……怕你出了什麽事就进来了。你还好吧?」

吴羽策听完後只是冷哼了一声,不愿理会他的明知故问。
「那你现在知道……是什麽事了吧?出去。」纤细长指指向门口,毫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青年狭长的眼眸不服软地直盯着李轩,只是那因忍耐情欲而染上淡红的眼尾,让这句强硬的命令句弱了几分。

吴羽策几乎是用尽力气才克制自己没冲上前拉住李轩,并硬生生将伸出的手改指向门口,由齿缝间挤出一句口不对心的命令。

他很害怕自己现在的生理反应,突然现身在周遭的Alpha让他全身的细胞都喧嚣着想被抚慰丶渴求将身心奉献给眼前的人,被对方的信息素所包围。吴羽策感觉到身後的雌性器官已经完全准备好要被粗暴地对待,过多的体液甚至因为他的坐姿而渐渐流淌出来。

但吴羽策可没忘记眼前的人是李轩。在荣耀上两人侧重的技能不同,至今还没有谁强谁弱的定论。但是生理性别可就不一样了--李轩是天生的主导者,他则是被侵略者,即使他心知肚明怎麽努力也无法改变先天差距,他还是不想直接体验到这痛苦的事实。

对方见到吴羽策警戒得像是全身竖起毛的猫,不但没有依言离开,反而凑得更近。吴羽策瞪着李轩单脚跪上床,俯下身将手撑在自己两侧的墙上,漫天盖地侵入嗅觉的Alpha信息素明确昭示了一个事实。

对方已经进入了状况。
吴羽策望进李轩因为性兴奋而放大的瞳孔,忍不住全身泛起一股被掠食者盯上的颤栗。他强忍着立刻就犯的本能,硬起声音道。

「走开……李轩你知道我……」

後续的拒绝话语被一根手指挡了下来。李轩的姆指直接压在了他的唇上,沿着艳红的线条游走着,使得吴羽策不得不停止说话,好对抗那从腰间深处荡出的酥麻感觉。

「……阿策,你信任我吗?」李轩轻声问道,空着的另一手不知何时已经下滑到吴羽策的腰间,缓缓揉捏着腰侧柔软的肌肉。

「这跟信不信任没有关系。」为了不让舒服的呻吟脱口,吴羽策几乎是咬着牙根说出这句话,结果就被李轩逮住了机会将手指伸进他的口中。

「你太辛苦了,阿策。你打算一直这样下去?那麽要是比赛当天进入强烈的发情期,你打算怎麽办?」和话语的温柔相反,仗着对方不敢对自己的生财工具怎麽样,李轩戏弄吴羽策唇舌的手指可说是肆无忌惮。

「想不出办法,对吧?」看着吴羽策被问得说不出话,李轩又淡淡扯了个笑容。「所以不如利用我,这样你会轻松点。」

确实没有比这更好的方案了。
吴羽策咬着下唇思考,没有几秒就接受了这种妥协的方式,但他并没有直接回应李轩的提议,而是将对方搁在自己身上的双手抓开,然後郑重地开口。

「李轩,借我……身体一用。」
「好啊。以後想要的时候随时开口,别再突然落下训练了。」
「嗯。」吴羽策闷着声音应道,看样子是完全接受了李轩的怀柔之计。

看来阿策并不排斥他。李轩将青年的反应收诸眼底,不禁松了口气。





------------未完之後大概会补上肉
为何又为了写肉必须铺垫那麽多东西呢QQ ABO就是为了肉啊啊啊为了肉
太想看吴女士与本能对抗的硬汉样啦,萌萌(12.7)




目前兩人情感進度,大概是軒哥懵懂、吳女士遲鈍沒開竅吧
總之,吳女士答應了讓軒哥啃腳趾啦!!(不他沒這麼說)
替車干哥歡欣鼓舞!!(12.10)

评论

热度(536)